全国服务热线:400-018-7800

六十载精工传承

pk10开奖结果 >> 公司资讯 >>行业动态 >> 从电力供需看经济和电力高质量发展
详细内容

从电力供需看经济和电力高质量发展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必须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高质量发展既是党的十九大对我国经济发展阶段作出的一个重大判断,是对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新表述,也是在我国部分行业产能过剩、产业总体处于中低端水平、劳动年龄人口逐年减少、生态环境约束强化等背景下对经济发展提出的硬要求。2018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做好今年工作,要注重三点,其中第一点就是大力推动高质量发展,主要体现为一方面要“稳”,要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实现经济平稳增长和质量效益提高互促共进;另一方面要“进”,要着力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促进经济结构优化升级。

电力作为一种重要生产要素,包括总体以及分产业、分行业数据,可以较好地反映出我国经济总体以及分产业、分行业运行情况,是反映国民经济运行与发展的“晴雨表”;通过分析电力消费增速、结构、拉动率、电耗水平等指标的变化情况,是观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一个较好角度。同时,电力是国民经济的重要基础产业,也是工业行业中资产规模最大的一个行业,电力行业的高质量发展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领域;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推进绿色发展,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为电力高质量发展提出了要求、指明了方向。

从电力消费看经济高质量发展

从电力消费增速看:一是今年以来电力消费较快增长反映出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1-4月份,全国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9.3%,增速同比提高2.6个百分点,电力消费较快增长既有年初的低温寒冷天气因素,也有电能替代快速推广的因素,但最主要的因素是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宏观经济基本面对电力消费增长提供了主要支撑。与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8%、增速与上年四季度持平,1-4月份工业增加值增长6.9%、增速比一季度加快0.1个百分点的平稳增长态势相吻合。

二是高技术及装备制造业用电量快速增长、高耗能行业用电增速回落反映出工业生产转型升级效果较为明显。1-4月份,汽车制造业、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通用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医药制造业等行业用电量增速均超过8%,明显高于工业用电平均增长水平(见图1),与1-4月份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1.9%、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增长9.2%,明显快于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6.9%的增速水平相吻合。而四大高耗能行业合计用电量同比增长4.3%、增速同比回落4.0个百分点,其中,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仅增长1.9%,化工行业仅增长1.7%,与1-4月份水泥、平板玻璃、生铁、原铝(电解铝)、硫酸、烧碱、乙烯等高耗能行业产品产量接近零增长或负增长的生产态势相吻合。

 

三是第三产业用电量快速增长反映出服务业保持较快增长。1-4月份,第三产业用电量同比增长14.6%。第三产业内各行业用电量均实现较快增长,其中,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用电同比增长23.9%,近十年来持续呈现两位数增长态势;房地产业用电增长18.4%,批发和零售业用电增长14.7%(其中充换电服务业用电增长48.9%),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用电增长12.1%,住宿和餐饮业用电增长12.1%,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用电增长9.6%。第三产业及各行业用电量快速增长,与服务业持续较快增长、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持续提高的态势相吻合。

从电力消费结构看:电力消费结构的调整变化反映出产业结构继续调整优化。1-4月份,第三产业、城乡居民生活用电量所占全社会用电量比重分别为16.0%和15.5%,同比分别提高0.7和0.8个百分点(见图2);第二产业用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比重为67.6%,同比降低1.5个百分点,其中主要是四大高耗能行业用电量比重同比降低1.3个百分点,而高技术及装备制造业用电量比重同比提高0.1个百分点。与我国经济发展中服务业比重持续上升,产业结构持续调整优化的态势相吻合。

 

从电力消费增长动力看:拉动电力消费增长的动力逐步由高耗能行业向服务业、高技术和装备制造业等转换,反映出当前拉动经济增长的动力转换。1-4月份,第三产业和居民生活用电量增长对全社会用电量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24.0%和23.7%,同比分别提高5.5和15.6个百分点。第二产业用电量对全社会用电量增长的贡献率为51.2%,同比降低20.7个百分点;其中,四大高耗能行业贡献率为13.6%,同比降低22.7个百分点,超过第二产业降幅,可见第二产业贡献率的下降全部来自于高耗能行业贡献率的下降。1-4月份,第三产业和居民生活用电量增长对全社会用电量增长的拉动率均为2.2个百分点,同比分别提高1.0和1.7个百分点。第二产业的拉动率为4.8个百分点、同比持平,其中四大高耗能行业拉动率为1.3个百分点、同比下降1.2个百分点;四大高耗能行业拉动率明显下降,而第二产业拉动率持平,主要是通过高技术及装备行业增长的拉动作用来弥补。可见,当前全社会用电量增长主要动力已从前几年的传统高耗能行业,逐步向服务业、生活用电、高技术及装备制造业转换,与当前我国经济逐步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服务业发展及创新驱动,新旧增长动力正在持续转换的态势相吻合。

从电耗水平看:第二产业单位增加值电耗水平下降反映出实体经济节能降耗、绿色发展效果显现。国家持续加大经济结构调整力度,高新技术行业比重上升,节能节电技术在工业领域中不断推广应用,电能利用效率提升,计算出一季度第二产业单位增加值电耗同比下降3.1%,其中制造业单位增加值电耗同比下降3.8%。与能源资源和生态环境约束日趋强化下国家推动绿色发展,加快传统产业优化升级,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大力度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经济体系相吻合。

电力行业自身高质量发展

今年以来电力行业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以及全国“两会”精神,做好新时代电力工作,推动电力高质量发展,成效明显,主要体现为:

从投资及基建新增装机情况看,一是发电装机结构延续绿色清洁发展趋势。1-4月份,全国新增发电装机容量2952万千瓦、同比减少29万千瓦;其中,新增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2166万千瓦、同比增加296万千瓦,占新增总装机的73.4%,创历年新高,比重同比提高10.7个百分点。截至2018年4月底,全国全口径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比重为39%,同比提高2.4个百分点。二是煤电新增装机容量同比减少超4成。1-4月份,全国基建新增火电装机876万千瓦、同比减少25%,其中,基建新增煤电581万千瓦、同比减少43.1%,在国家推动化解煤电过剩产能形势下,从严控制煤电新增规模效果明显。三是风电和太阳能发电建设布局进一步优化。1-4月份,全国新增并网风电、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为534、1294万千瓦,其中,东、中部地区风电和太阳能发电新增装机占全国新增装机的比重分别为68.7%和87.4%,均超过三分之二,其中风电比重提高20.5个百分点。

 

从发电生产及消纳看,一是风电等非化石能源发电量快速增长。1-4月份,全国核电、风电、太阳能发电量分别为827、1351、499亿千瓦时,同比分别增长10.2%、35.5%和66.7%,明显超过全国发电量平均增长水平(7.7%)。二是弃风弃光问题继续得到改善,风电、太阳能发电设备利用小时同比提高。根据国家能源局数据,一季度弃风率8.5%,同比下降8个百分点,大部分弃风限电严重地区的形势均有所好转,其中,吉林、黑龙江弃风率下降超过25个百分点;一季度弃光电量同比下降30%,弃光率4.3%、同比下降5.4个百分点,新疆、甘肃等地区弃光率下降明显。与此相对应,风电、太阳能发电设备利用小时同比提高,一季度并网风电、太阳能发电设备利用小时同比分别提高124、14小时,1-4月份提高幅度进一步扩展至150、16小时,政府及企业多措并举解决清洁能源消纳问题效果明显。

从电网投资及资源优化配置情况看,一是农网及配网投资比重继续过半。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在上年取得阶段性重大进展,完成了国家要求的“中心村电网改造升级,实现平原地区机井用电全覆盖”任务。今年1-4月份,110千伏及以下电网投资占电网总投资比重继续超过一半,农网及配网投资继续成为电网的投资重点,为贫困地区脱贫攻坚以及农村经济繁荣发展注入了新动力,并进一步提高了配网的供电质量和供电可靠性。二是跨区和跨省送电量均实现快速增长。1-4月份,全国完成跨区送电量126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5.6%,增速同比提高15.8个百分点;全国跨省送出电量362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1.8%,增速同比提高13.2个百分点。跨区跨省送电量的快速增长主要是近年来多条特高压交直流工程陆续投产,助推资源优化配置能力持续提升。

由上可见,今年以来电力行业高质量发展取得较大成绩,但行业发展也仍然面临经营效益不乐观、系统安全生产及稳定运行压力加大、电力燃料供应偏紧等挑战,尤其是煤电行业持续大面积亏损(亏损面50%左右)是当前主要挑战之一。

从效益的表面统计数据来看,在风电、太阳能发电快速发展、利润较快增长的带动下,发电行业利润同比仍有所增长,面上形势好于2017年,但发电企业实际经营情况较为严峻。分析原因,从成本端来看,发电企业的成本总体持续上升。一是电煤价格高位波动,电煤成本同比仍然继续上涨。今年春节前国家有关部门多措并举对电煤保供控价、效果明显,中国沿海电煤采购价格指数CECI 5500大卡成交价从2月9日的752元/吨,回调至4月20日的569元/吨。但受市场消费需求较快增长、进口煤收紧等因素综合影响,在市场煤价刚回调至绿色区间上限时,便开始出现了较为明显的反弹,CECI已连续五周上涨,累计上涨83元/吨,5月25日发布的CECI 5500大卡成交价已涨至652元/吨(见图4)。前4个月电煤成本总体仍然上涨,华能、大唐、华电、国家电投四大发电集团因电煤价格上涨导致电煤采购成本同比提高超过100亿元,全国煤电行业电煤采购成本同比提高接近300亿元。高位煤价仍然是导致煤电行业大面积亏损、电力行业效益大幅下滑的最主要因素。二是煤电企业需持续投入巨额环保资金,财务负担加重。国家对环保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对环保的要求也日益提高,煤电行业作为我国大气污染物排放主要领域之一,在不同阶段先后进行了烟气脱硫、脱硝、除尘等建设和改造;“十三五”时期开始实施大规模的超低排放改造,东部地区已在2017年底前完成超低排放改造,中部、西部的煤电机组分别要求于2018年底、2020年底前完成超低排放改造,对我国大气环境质量的改善持续作出巨大贡献。针对环保标准和要求的不断提高,发电企业积极进行超低排放等环保改造,但改造资金多来自贷款,随着环保资金投入的不断增加,给企业来带繁重的财务负担。

 

从收入端来看,发电企业的收入受诸多因素的抑制:一是近几年煤电上网电价接连下降。2015年以来两次下调全国煤电上网标杆电价累计约5分/千瓦时,2016年下半年以来电煤价格持续上涨,但在社会降成本的大背景下,煤电联动未能得到有效执行,下调的电价未得到恢复,所以两次电价下调对当前的影响持续存在,预计对今年煤电行业收益的影响超过2000亿元。二是市场化交易电量规模持续扩大,市场化交易电价下降。在国家持续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大背景下,电力市场化交易电量规模持续扩大,2017年交易电量累计1.63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45%,占全社会用电量比重达26%左右、同比提高7个百分点,电力企业收入减少超过600亿元;预计今年全年全国市场化交易电量规模超过2万亿千瓦时。今年一季度华能等四大发电集团市场化交易电量占售电量比重超过30%,平均结算电价比核批电价平均降幅接近4分/千瓦时,让利减收60亿元左右。三是可再生能源补贴支付明显滞后。近年来风电、太阳能发电等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缺口不断增大,补贴不及时、不到位现象严重。据了解,截至2017年底全国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已超1000亿元,部分大型发电集团今年一季度新拖欠金额超过20亿元,明显超过集团利润总额,账面利润短期内难以转化为实际资金流,导致发电企业资金周转困难,进一步加重财务成本负担。四是环保补贴难以弥补环保投入。企业环保资金投入持续增加,且环保设施运行成本较高,但很大一部分电厂的环保电价补贴不足以弥补环保设施运维成本,造成企业经营压力进一步加大。

可见,发电企业成本总体持续上升,但在收入端得不到有效疏导,发电企业实际经营情况较为严峻,其带来的负面影响和挑战是多方位的。如,煤电企业持续亏损严重影响企业正常生产经营和企业职工队伍稳定;不利于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部分企业濒临资金链断裂,导致机组检修维护投入不足,安全稳定运行受到影响,给供电供热带来隐患。

电网企业当前的效益也面临较大挑战。从成本端看,电网企业履行电力普遍服务义务,贯彻落实脱贫攻坚、乡村振兴、援疆援藏等战略部署,不断加大农网建设投资,资金投入巨大,且运行维护成本高。从收入端看,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降低电网环节收费和输配电价格,一般工商业电价平均降低10%,其中很大一部分由电网企业承担;电力企业的普遍服务,尤其是脱贫攻坚、援疆援藏等,收入明显不足以弥补资金投入及运行维护成本,部分省级电网企业亏损。

结论及有关思考

pk10开奖结果通过上述电力消费方面的数据分析,印证了今年以来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服务业保持较快增长、工业持续转型升级、产业结构继续调整优化、拉动经济增长的新旧动力持续转换,实体经济绿色发展效果显现等态势,综合反映出经济在高质量发展方面取得了明显成效。通过方面的数据分析,体现出发电装机结构进一步清洁低碳、新增装机布局进一步优化、非化石能源发电量快速增长、消纳问题持续得到缓解、资源优化配置能力进一步得到提升,综合反映出电力行业在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能源电力体系,在推进行业高质量发展方面取得新成效;但也面临行业经营效益形势较为严峻等挑战。

从后续的发展来看,经济方面,预计服务业将继续较快增长,中国制造2025发展规划等逐步推进和落地,经济结构持续优化升级、产业结构持续优化调整仍然是大趋势,经济在高质量发展的“进”方面将持续取得进展。但经济在“稳”方面,存在较大压力。年初众多经济学家宣称全球经济进入全面复苏,但一季度世界经济强国日本、英国、德国等国家的经济数据纷纷爆冷,经济增速不及预期,都出现明显下滑,全球经济复苏存在曲折反复,对我们后续外贸出口带来下行压力;4月份我国固定资产投资、社会消费品零售增速均呈现下滑态势,固定资产投资中的房地产投资实现较快增长,但房地产土地购置面积、销售面积和销售额、资金到位等其他重要指标,均低速增长且持续下滑,预计后续房地产投资下滑概率较大,固定资产投资下滑压力进一步加大。因此从投资、消费、进出口“三驾马车”的发展情况来看,后续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的压力较大,国家将可能在扩大投资、拉动内需等方面相继出台相关措施来保“稳”。

电力方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电力体系,推进行业高质量发展,仍然是电力行业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的主要努力方向。当前行业高质量发展中面临的主要挑战是行业经营效益形势较为严峻,其最核心问题是燃料成本高位上涨。电力作为国民经济的重要基础产业,煤电是电力主力电源,煤电企业的大面积亏损难以长时间持续,而在当前国家提出降用电成本的大背景下,煤电联动难以落地实施。当前解决煤电企业经营困难的最关键最有效途径是将电煤价格控制在绿色区间,以降低发电企业燃料成本。同时,针对当前电力消费需求较快增长、电煤供应偏紧的现实情况,相关部门也有加大煤炭市场供给力度、保障迎峰度夏期间电煤稳定供应的现实需求。多措并举加大煤炭市场供应,实现电煤供需平衡偏宽松,既可以保障迎峰度夏电力安全稳定供应,又可以在宽松形势下将电煤价格引导回落至绿色区间。因此,提高煤矿产能利用率、加快优质煤炭产能项目核准和核增、适当放宽进口煤限制、进一步提高中长期合同比重并加大履约督查、增加铁路运力有效供给、加强煤炭市场价格监管等,将应是相关部门后续的主要选择。